wenziyi1118的博客
吕布半身塑像 王同春四大股庙 冯玉祥五原誓师 五原抗战 烈士墓 五原抗战烈士陵园 五原县博物馆 五原县葵花广场 参观驻地五原县在义和渠(黄河在河套地区的干渠之一)沿岸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我心仪已久的事。但整个春天沙尘暴逾演逾烈,几乎到了无风不天,无尘不风的厉害程度,加之工作繁忙,使我久未成行。一个春天的周末,乘沙尘暴小憩,阳婆婆赏脸,我开始了参观行程。 沿着110国道往西走,田野光秃秃的,树干也是光秃秃的,路壕、渠沟偶尔还能看到冰凌碴,不禁使人想起唐代周朴的《塞上曲》“一阵风来一阵砂,有人行处没人家,黄河九曲冰先合。紫塞三春不见花”以及唐代张敬忠《边词》:”五原春色旧未迟,二月垂杨未挂丝。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落时”。说实在的,春天的五原,什么没什么可“恭维”的。可当你沿义和渠岸走一走,也许会收获一二。我的第一站来到110国道义和渠交叉处北200米的“骁将吕布”塑像台,塑像台高出田野丈许,与岸毗邻;塑像台上吕布塑像高8米,手持方天画戟,身跨赤兔宝马,逼真地再现出吕布当年纵横天下,傲视群雄的风采,整体塑像在一马平川的河套平原上煞是打眼,数里之外一目了然。吕布是三国中将,因绕勇善战而闻名于世,五原是吕布的故乡,从陈寿《三国志.吕布全传》记载看:“吕布,(公元151--198年)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又称五原人)”。《后汉书》、《续后汉书》和《资治通鉴》等史书对吕布是五原人及其人其事均有记载。但古往今来,人们对吕布的评价求全责备且褒贬不一,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吕布是鲁莽、剽悍、“反复无常”“好色之徒”等,但我却不以为然,从对社会、对历史发展所起到的作用看,笔者赞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
内蒙古酒文化博物馆坐落于河套酒业集团院内,河套酒业集团专门派解说人员为我们一一介绍了从古至今我国酿酒业的兴衰。 内蒙古酒文化博物馆 博物馆一角 现存年代最久的酒 在这里我们有幸喝到绵甜醇厚、协调甘爽、尾净香长的河套烧酒。关于河套烧酒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长江中游地区非旱即涝,年年天灾不断,严重时颗粒不受。居住在这一带的南蛮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生活艰辛,难以度日。然而,黄河上游的河套地区则是另一番天地:无雨不旱,有雨不涝,旱涝保收,年年五谷丰登,岁岁六畜兴旺。居住在此地的河套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天下黄河,唯富一套”果然名不虚传。后来南蛮人终于探知了其中的奥秘:原来流经河套一带的黄河水中暗潜金马驹一匹,因而河套人凭借金马驹的仙缘,独享天公的偏爱。于是南蛮人决心不远万里来到河套,想把金马驹牵回南方,投入长江,让多灾多难的长江流域也成为风调雨顺、昌盛兴隆的宝地。万里寻宝的南蛮人刚到河套,尚未下水寻宝,金马驹早已预知,跃出黄河水面,拉着一根长长的缰绳,由南向北疾驰而去。途经现今的磴口、杭锦后旗、乌拉特后旗、临河、五原一带,最后卧到乌拉特草原的戈壁上。南蛮人见金马驹惊走,紧追不放,金马驹一见此状又跃身而起,重新潜入黄河之中,隐迹潜形,使人无从寻觅。说来也怪,金马驹缰绳拉过的地方竟然地裂土移,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深沟,这就是现今的乌拉河和乌加河;金马驹在戈壁滩卧过的地方,压出一个深深的大坑,这便是今日的乌梁素海。 新石器时代酒器 金代粮食加工工具石槽碾 辽金西夏时期酒器 牵金马驹未果,绝大部分南蛮人无功而反,只有一人不肯离去,此人姓王名亮,浙江绍兴人氏。王亮生性倔强,谋事不成,誓不罢休。但最终在公主泉追失金马驹,王亮想此处有金马驹必然是风水宝地,决意不再返回南方。原来他是酒神杜康的第二代传人,以酿酒为生。于是王亮将家眷迁来,还带来了绍兴
为了认真贯彻“迎奥运,促和谐”大力开展场所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建设的工作要求,努力发掘场所文化资源,营造场所节日文化氛围,全面体现文化育人,促进和推动平安和谐劳教所建设,2008年 2月21日(正月十五)五原劳教所举办了“和谐新春欢乐元宵”秧歌、民歌表演比赛活动,4支由200余人组成的劳教人员秧歌队,10名劳教人员民歌选手参加了表演比赛。所领导郝报喜、杨建国、调研员付万寿、杨富荣及民警、劳教人员300余人观看表演,教育科主办了此项活动。 9点半,劳教人员宿舍楼前广场中央,各劳教大队参赛队员身着五颜六色的秧歌服,其间有大头人、自制旱船、大花轿,还有扮相甚是可爱,手拿大烟袋,嘴边一颗大黑痣的阿公阿婆……各色人物造型惟妙惟肖,让人目不暇接。 表演开始后,各大队摇旗呐喊,各参赛队拉开阵势:劳教一大队服装精美靓丽“划旱船”“凤凰双展翅”,队形整齐规范、动作美观标准;劳教三大队的“大花轿”“男女老少舞春风”穿梭舞动其间,一个个队形变幻让人应接不暇,惹得全场笑声连连、掌声不断;出入所大队的“老鼠嫁女”更是让人意想不到、忍俊不禁…… 广场中的舞群中有二三十岁的青年劳教人员,也有四五十多岁的中老年劳教人员,他们都在尽兴地跳着、笑着。每个人眼里闪烁着对生命的珍爱、对生活的热爱与憧憬。那花红柳绿的脸蛋儿,那轻盈扭动的腰肢,是不向命运服输的乐观,是痛苦磨砺后的蜕变,是勇于战胜困难的坚强信念。罩在斑斓戏服下的是一颗颗悔过自新、永不言败的心灵!  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角逐,《夸河套》《挂红灯》《十对花》《大拜年》山鹊《说说劳教所的新鲜事》等曲目获得民歌演唱优秀表演奖,劳教三大队获
 二〇〇六年四月十九日,我随中国青年旅行社欧洲旅行团乘乌兹别克斯坦飞机从塔什干转机前往巴黎了为期半个月的十一国游。 当晚十一点,我们来到了登机口,等待起飞时间的到来。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与快乐,因为在我心里,欧洲一直是我梦想神往的地方,因为不论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乃至生态文明,欧洲都走在世界前列,那么他们到底优越在哪里,哪些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这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在飞机上,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乌国服务员小组讲着流利的俄语、艰涩的英语、笨拙的汉语不断地给我们提供各式各样的食品、饮料,她们称“茶”为“柴”,称果汁为“果鸡”,称啤酒为“比丢”,她们那美丽的笑容和认真、专业的服务态度令我们很欣慰,多亏她们的周到服务与陪伴才让我们消除了长时间坐飞机的单调和疲劳。 巴黎时间上午十点半(巴黎时间与北京时差6个小时),我们顺利地到达戴高乐机场。机场航站大厦设计成圆形让飞机可以四面停靠,整个机场之广阔大概可与首都机场相比。下飞机后不久便可以看到有输送旅客的扶梯,共有三、四部鱼贯而出把客人接送到过境签证处排队等候过境的边关,待一切就绪取出行李后已是当地时间上午十二点了(北京时间下午六点),经过旅途二十来个小时的折腾,现在终于可以目睹巴黎的真面目了。 一、巴黎篇 汽车行驶在巴黎的街道上,往窗外一看,满眼都是绿茵茵树木花园草坪,树木基本都是梧桐,据导游考证,这些梧桐虽然名叫“法国梧桐”,据考证是从我国上海移植的,是名符其实的“上海梧桐”。没想到一颗颗普通的梧桐成为中法两国传统友谊的纽带和见证,成为国际繁华都市---巴黎街头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巴黎街头满是古老的西方建筑群和一些风格独特的百货店、饭店,相近的建筑中很少找到两栋一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由于营养不良及疾病折磨,以致瘦骨伶仃(连心脏在肋条间的跳动也清晰可辨)、目光呆滞、语言不清、不识数目,村邻疑我或傻或呆难以成活。小学报名时,因不会数数差点被拒之门外(若不是三代贫农的话),入学后,却因缴不起五角钱学费,经常被学校留下饿饭,每天上演一场“天欲降大任于斯人焉,必先......然后......”的苦戏,但也许是勤能补拙,也许是家贫出孝子,我竟十分“贪书”(爱学习的俗语),白天坐在砖凳凳、泥台台上读书,放学一回家就趴在父亲花十三元五角血汗钱买的“减价”货------一条腿折了的炕桌上写算个不停,即使人来了站在身后半天也不知道,村邻就说:“这个小子念成呀哇!”,念着念着,慢慢就开“窍”了,乘“****”大家忙于造反,无暇东顾,就学了点文化算作“垫底”。稍大些的时候适逢改革开放大好形势,我自作主张独居陋室,半截砖垒床、葫麻柴做垫,开始了苦行僧式的求学生涯,清晨四五点钟起床骑自行车到15里外的学校读书,“尽情”欣赏领略着“月亮走我也走,月亮没有我也走的”浪漫情调,但也付出不菲的代价,好几次栽进城里新挖开的下水道中,被自行车把和大梁把大腿挤成一道走向不同的“山脉”,险些骨折; 又被生活指导的大狼狗在左小腿拉了三寸多长的大口子,从此落下老寒腿及神经质的后遗症。晚上回到陋室,点上煤油灯,大战到十一二点,连帽子烧了个大窟窿竟全然不察,然后躺下“抓点串线”系统地回味一天学过的各门功课或英语句型单词、语法,直至滚瓜烂熟,才允许自己睡觉,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这个连个高中也没上过的人,
  获悉父亲去逝的噩耗,乘飞机从外地往回急赶的我,心早已从越过蓝天飞回父亲的身边,父亲讷于言而敏于行、刚机立断的形象栩栩如生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出生于1929年,从小随爷爷穿梭河套地区的黄河两岸贩运马匹、食盐、糜米、菜蔬等物,那时黄河没有桥梁,交通运输全凭渡口、水性和运气为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来而去,父亲识水性、知马经,一生和水利、马匹结下不解之缘。 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解放初期,河套灌域各水系没有节制闸,一年四季长流水,夏秋浇水季节常常泛滥成灾,防洪、堵口那是家常便饭,稍一不慎洪水上树、淹没房屋那是常事,全村几百口子谈“水”色变,公推风华正茂的父亲当水利队长。有一次,我家门前的公安渠因水势猛涨,撑开了二丈多宽的口子,人们面如土色、束手无策,老年人都跪在地上焚香、嗑头祈祷,我们小孩们更是六神无主,顺着渠塄瞎跑,眼看洪水窜进村里,全村将要遭受灭顶之灾...不知何时,父亲和十几个后生扛来椽子、篱笆、柴草,随着一声“靠边”的猛吼,只见父亲手撑一根椽子向燕子似的纵身一跃,稳稳地立在齐腰深水中,就象打下去的“桩”一样毫不动摇,接着五、六个后生们齐涮涮地跳进水中,其他人以他们为中流砥柱,在他们身前插下篱笆、填充草棒、土袋、石块,在他们的身前形成了一堵人造“渠背”,桀骜不驯的洪水渐渐驯服了,最后竟然滴水不漏,而父亲他们却成了一个个“泥乃伊”。后来才知道那些“材料”来自我家的凉房,是父亲毁家纾难的“杰作”。老人们讲,六十代饿人的时候,在父老乡亲的央求下,父亲曾多次冒险潜水摸鱼或用叉子叉鱼救乡亲们的命,有一次他叉住一条二十多斤重的鱼,被别的村邻抢走了,母亲得知后把鱼要回,却遭到父亲训斥,最后只好炖了一大锅子分给各家各户
在我家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张岳母与我们全家亲切合影的巨幅照片,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的心头充满感激和内疚,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便增添了拼搏上进的勇气,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便感悟到人生短促,贵在奉献的崇高境界。 岳母出生于1927年,子妹众多,位居老大,丧父那年她才十一岁,十一岁,是人生中最单纯、最天真、最烂熳的花季,但花季却被在那祸不单行岁月“没收”,少女的她以为母分忧,代父务农为己任,是寡母劳动、生活、操持家务的得力助手,是哥弟以苦为乐、团结上进的主心骨,在村邻的心目中,她是一个懂事、要强、勤快、合群、热心的小大人。就这样弱子寡母同舟共济渡过了那个非常岁月,迎来了共和国的黎明! 新中国成立后,岳母一马当先,不甘人后,怀着对党和毛主席的热爱,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非但未欠过国家、集体一粒粮、一分钱,而且率领子女年年超额完成集体生产劳动任务,年底“分红”还是全村的“工分状元”“赢利大户”,被乡亲们昵称为“犟大女”。她不但是生产队的劳动骨干,而且是精明强干治家能手,在那困难年月她精打细算,千方百计安排着一家十几口人的生活,未使全家十几人中的任何一位冻着、饿着、受半点委曲。伺侯公、婆,她尽心尽责,养老送终;为国教子,竭心尽力,子女大多接受高等教育,在社会各层面有所作为;当娶则娶,儿媳门当户对,婆媳相处如母女;当嫁则嫁,女、婿举案齐眉,妪婿相处如母子。 最使终生难忘的还是她对我家的无私援助和谆谆教诲。 我是一个本份老实、专心干事、恪尽职守、别无所长的劳教所民警,1986年我和妻子刚结婚时,由于自己工资收入微薄,双方家庭子女多,负担重,没有能力给我们置家,因此在我的家里,除了两个衣橱外身无长物,处境窘迫、尴尬。但岳母却开导妻子:“穷富没有根
清晨,我对镜自照,脸上或额头或眼角竟爬上了些许皱纹,黑发中竟窜出几根银丝,不得不为之一震:呀,都到中年了! 忽然想起施耐庵的话:“生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梁启超也说:“男儿三十无奇功,誓把区区七尺还天公”,这都显得太悲观太消沉,有点半途而废提前退休的意味。庄子说得更过分:“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这就不只是悲观消沉了,简直是绝望,把看得见摸得着的起码数十年的人生说得玄之又玄瞬间即逝,我等“四体勤五谷分”的俗人暂且不跟他一般见识,暂且不去管它。 其实庄子的前辈老子都说:“大音稀声,大器晚成。”再从古今中外的无数事例看,三十岁结婚者多矣,四十岁为官者多矣,五十六十大器晚成者亦多矣。孔老夫子说得好:“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可见,三十四十或五十六十,人生并未终结。论语•子张》:“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优”了就能“仕”,根本就没年龄限制,家庭也好事业也好仕途也罢前途也罢,都还“路漫漫其修远兮”呢。 由此看来,“人到中年万事休”,实在大错特错。何故?在外,多数人事业还未成,理想还未实现,智力能力还未完全展示出来,体力精力还正盛得如狼似虎,在这个人生的旺季,你能休吗?你又愿意休吗?曹操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内,为人子为人女,为人夫为人妇,为人父为人母,甚至为人爷为人奶,都还有许多可为和必为之事。即使你看尽恩恩怨怨,即使你想六根清净想“休&rdqu
  今天是元宵节,我在单位值班,偶翻抽屉看到了大儿子尧的作文《心灵的冬季》,思绪一下子回想起了这个孩子的一些事情,于是按照北美中文博克管理员“尽情博克”的指示,写了起来。 唉,我们做警察的是顾不了家的,但对孩子的爱比常人更甚。为什么,希望他以后靠技术吃饭,远离官场,远离政治,远离贫困。 我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尧,现在上大学,小的叫坤,现在读高中。坤听话、懂事、上进,特别是自理能力强,不用家长操心,这里就不多说了。可尧则相反,最让人揪心。 尧小时候身体瘦弱、孤僻、懒散,喜欢鼓捣机机械、机器,在小学时4年级前学习成绩并不出色。每天写作业到十一、二点,被我谑称“研究生”,那皮皮塌塌、磨磨蹭蹭的劲,让眼疾手快、聪明伶俐的小弟弟都替他着急,每到6点来钟,当哥哥在父母三番五次敦促下无济于事的时候,弟弟就大声地喊道“哥哥,过点啦,赶快起,喝牛奶、吃鸡蛋、开大门、念书书”云云,可能由于经常受到家庭成员的督促和帮助或到了该“开窍”的时候了,四年级后半学期就有了明显起色,先是有资格参加数学竞赛辅导,后参加“九章”杯数学竞赛得了个一等奖;上初中后又是一路平平,尤其政治、历史、地理总不及格,数、理、化也并不比其他同学高多少,总分排名在三、五十名之间徘徊,班主任说:“你那个孩子我看不行,脑筋虽然好,但不用功,每节课听上一、二十分钟就开小差了”,但各科老师仍对他信心十足,坚持要他参加全国数、理、化、英语竞赛,我开玩笑地对孩子说,“说你行哇,名次排不到前十,说你不行哇,哪门竞赛你也参加”,孩子幽默且自信地说:“重在参与,说不定又来个一鸣惊人哩”,结果,真得名列前茅,获得全国数学、物理、英语竞赛的奖励之后,在升
“不意之事常八九&rdquo...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不意之事常八九”,面对人生的种种不意,有的人可能逾挫逾愤,屡败屡战,以至“肚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铁”“铁肩担道义,妙手蓍春秋”。有的人则不然,可能因经不起挫折的考验,人性中感染了种种不可名状的“病毒”,遇不顺心的事或“破帽遮颜过闹市”敬鬼神而远之,或“躲进小楼成一统”自罪自责、不能自已,以至久而久之,积郁成疾,岁月为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且极易死灰复燃。我大概只能是后者。 作为性格内向且轻度抑郁症强迫症我对来自他人不善言语刺激的体验太深刻了!上级无中生有横加指责啦,下级拈轻怕重无理取闹啦,妻子求全责备喋喋不休啦,一年总有几次因琐事烦心想寻短见。有时候想:不知有没有来生,不知有没有所谓的”元神”,如果有,让上帝现在销毁算了。这是前几日遭“贱内”劈头盖脸奚落时,心烦意乱时记下的几段话,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这辈子太失败了”等等的负性情绪不知何时早已充斥脑海,那天只是那么一点刺激和激荡就不知不觉间蔓延扩散浸透整个大脑皮层,旋即产生头皮发炸、万念俱毁、摧肝裂肺之感…图一时之快,自个寻个短见去了,留下的责任和义务总是别人诟病的借口和理由;不去吧眼前的乌云总是笼罩,当下的刺激总是难以消除,窄不容刀的心胸难以“撑船”。下死的决心太难了,疾病而死是可耻的,窩窝囊囊而死也太可卑了,壮烈的死太难求了,自杀又太不值了,呀活一个人难,死一个人更难! 事业的巔峰望尘莫及,小康的生活尚且遥远,肩荷的重担难以承受,满地鸡毛就让人无法忍受,负性的情结更是无法抗御的瘟疫! 也许在别人是无所谓的,但在自己看来是道

wenziyi1118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