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获悉父亲去逝的噩耗,乘飞机从外地往回急赶的我,心早已从越过蓝天飞回父亲的身边,父亲讷于言而敏于行、刚机立断的形象栩栩如生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出生于1929年,从小随爷爷穿梭河套地区的黄河两岸贩运马匹、食盐、糜米、菜蔬等物,那时黄河没有桥梁,交通运输全凭渡口、水性和运气为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来而去,父亲识水性、知马经,一生和水利、马匹结下不解之缘。
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解放初期,河套灌域各水系没有节制闸,一年四季长流水,夏秋浇水季节常常泛滥成灾,防洪、堵口那是家常便饭,稍一不慎洪水上树、淹没房屋那是常事,全村几百口子谈“水”色变,公推风华正茂的父亲当水利队长。有一次,我家门前的公安渠因水势猛涨,撑开了二丈多宽的口子,人们面如土色、束手无策,老年人都跪在地上焚香、嗑头祈祷,我们小孩们更是六神无主,顺着渠塄瞎跑,眼看洪水窜进村里,全村将要遭受灭顶之灾...不知何时,父亲和十几个后生扛来椽子、篱笆、柴草,随着一声“靠边”的猛吼,只见父亲手撑一根椽子向燕子似的纵身一跃,稳稳地立在齐腰深水中,就象打下去的“桩”一样毫不动摇,接着五、六个后生们齐涮涮地跳进水中,其他人以他们为中流砥柱,在他们身前插下篱笆、填充草棒、土袋、石块,在他们的身前形成了一堵人造“渠背”,桀骜不驯的洪水渐渐驯服了,最后竟然滴水不漏,而父亲他们却成了一个个“泥乃伊”。后来才知道那些“材料”来自我家的凉房,是父亲毁家纾难的“杰作”。老人们讲,六十代饿人的时候,在父老乡亲的央求下,父亲曾多次冒险潜水摸鱼或用叉子叉鱼救乡亲们的命,有一次他叉住一条二十多斤重的鱼,被别的村邻抢走了,母亲得知后把鱼要回,却遭到父亲训斥,最后只好炖了一大锅子分给各家各户打“牙祭”,而我们自己就剩下喝汤的份,我们感到很委曲,父亲却说:“下回,下回给你们饱饱吃一顿”,但我却始终不记得是否有过下回,我只晓得父亲从此落下风湿病、老寒腿,晚年后,早春、晚秋右腿痛的难以迈步,举箸穿衣都很困难,囫囵身子侧着睡觉,柱着拐杖步履蹒跚!我只知道他从病危到去逝,整整一个月,前来看望他的男女老少就有二百人多人,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大善人呀,老好人!”,使我感到父亲这一辈子没有白活。 
  知难而进,不畏强暴。大集体时,胶车是主要交通运输工具,胶车上的驾辕的马和拉帮套的骡子都是用人工来驯服,而这项工作都是由父亲来承担的,没人能够代替。有一次,队里因急用就从外地低价买回几马“生条子”(未经驯服或难以驯服的骡马),用它们犁地,它们蹦蹦跳跳,或“撂撅子”、或“上蹿下跳”,一位下放改造的老师戏谑道:“这个骡子既会跳高,又会跳远”,吓得年轻后生都敬而远之。交给父亲后,父亲并未打骂,而是亲自给它们喂草料、饮水、挠痒痒,和它亲近几天后,逐渐给他们背上加压,带它们上路远游,半个月下来,任何人对他们发号施令都能“言听计从”,为此队长破例让他组织马匹、胶车出去给集体搞副业。有一天,车队先进到某兵团团部附近的时候,忽然从后面冲过来一辆解放牌汽车“嗄”地停下来,一个穿绿军装、扎皮带的兵团战士气势汹汹地拽住父亲的衣领,甩手就是两个耳光,把父亲打得满口鲜血:“你把老子的车门蹭破了,扣你一头骡子给老子赔”,另二个兵团战士上去卸下了一头骡子拉着就走,要是别人,也许就被唬住了,父亲却很快清醒过来,意识到这是讹诈,讲理是没用的,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父亲几个箭步赶到“解放牌”的前面,俯身抱住车轮,把双腿掖在车轮下面,任由兵团战士打骂拉扯纹丝不动,迫使兵团首长认错赔礼(后亲自带领肇事者到社会大会作检讨)、礼送出境,答应下不屡例为止,果然,从此往后,兵团战士再未生事,父亲以自己血的代价,为农业社的经济发展打开了通途,为农民讨回了应有的尊严。
  心有灵犀,教子有方。有过经商的经历的父亲对珠算十分了得,他那柳树皮开裂的手,看似粗短而笨拙的手指,拔拉起算盘来就象弹钢琴似的十个手指并驾齐驱,上下左右腾挪进退,同时操持两组数据的加减乘除却分毫不差,我们子妹几个都是他的嫡传弟子,我记得他教会我“三盘清”“九遍九”(加减法)“一至九归”(乘除法)“留头乘”、“破头除”及大量的珠算游戏如“凤凰双展翅”“连环图”等等,给我出题如鸡兔同笼,鸡多少,兔子多少?和尚与馒头,和尚多少,馒头多少?智力题诸如“1溜(6)3苗树,能拴10匹马,拴单不拴双之类”的脑筋急转弯问题,虽然自己生性愚笨,未朝着老父指引的方向发展,只能把父亲教给自己的“家传”当作教育子女的内容和消遣炫耀的道具;但我的大哥从16岁开始担任村里的会计已36年,从未有过差错,受到干群的好评,人生价值在农村这块广阔天地得到充分体现,至今至今仍在会计岗位上默默奉献,大概就是父亲用心良苦的结果和印证。父亲在教育子女时的口头禅:“鱼争上水人争气”“不争馒头气,也要争口窝窝气”。大集体时期一个家庭供养几个学生是困难的,我记得经常因为交不起学费被学校留下饿饭,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没有为减免学费求过谁,而是冒着“资本主义尾巴”被割的风险,利用阴雨天悄悄到砖窑装、出窑给我们挣学费。有一次,我亲眼看见父亲背上背着象一座小山似的红色砖块,从窑顶一步一步挪下来,码砖时,我一数,竟有四十四块之多,足有二百多斤,却只能挣1角钱,钱是多么难挣啊,于是我激动地对父亲说:“你太可怜啦,我不读书啦,我要帮你挣钱!”,父亲蚕眉倒竖、“金刚怒目”地斥责道:“男人不可怜!男儿要有骨气!”,转而,他又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挣钱养家不是你的责任,你要有远大抱负,出人头地才是路子啊!”。整个七十年代,我们子妹几个全是靠父亲“搞副业”挣来的“铅笔、本本钱”来读书的,这种自立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深深地烙在我们的心里,它将是我们一生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精神宝藏。
  与时俱进、自强不息。包产到户前几年,他已年年过半百,和其它同龄农民一样:不会调整种植结构,不舍得投入化肥、更新籽种,一度在增产不增收的低谷中徘徊,“吃一堑,长一智”的他终于传统观念中勇敢地走出来,终于放下包袱,开动机器走上了面向市场调整产业结构和绿色、生态、环保的路子,他进城积极联系厂家签订种植“订单蕃茄”“制酒高梁”“制种玉米”合同,他借鉴别人的先进经验种植紫花苜蓿,利用玉米葵花桔杆加工草粉饲料,发展小尾寒羊,并创办粮食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品尝了高产、高效、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的喜人成果。父亲的晚年在积极完成“三提五统”等义务的前提下,创造了古稀之年自力更生盖起一幢120平方米砖瓦房的奇迹,从而为患精神病的弟弟、丧母的孙女,留下了一分安身立命的家业,给社会减轻了一份负担,同时,睹物思人,我们为有这样坚强的父亲而引以自豪和骄傲,我们将以敬业爱岗、奉献社会作为对他老人家养育之恩的最好回报! 

<<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 / 在我家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张岳母...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enziyi1118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